首页  ·  资讯 ·  企业
消失的搜索框和百度们的自赎
放大灯  36氪  2020/8/20 11:53:00 百度  编辑:kaiserin   图片来源:网络
日趋保守、各自为战的生态搜索,是否意味着经典搜索引擎时代互联精神的封闭和没落?这样的生态搜索,未来又将如何呢

这不是错觉——

早在2009年,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数据即显示,用户以新闻、资料、购物等信息为目的的搜索服务使用率出现下降,百度和谷歌的用户忠诚度也分别降低了1.2%和2.7%。[1]

当时,CNNIC分析认为,一些购物、商旅等专业网站的使用功能日益完善,信息精准度高,分流了一部分用户。

如今回望,搜索业务的衰落大抵便是由此开始。

时代的陈迹

经典搜索引擎开始走下坡路的2009年,恰是智能手机崛起的开始。

技术的革新总会带来全新的生态与之匹配。智能手机创造的两个信息入口:一个是语音助手,另一个是应用程序。它们都切走了原本搜索引擎的蛋糕。

先说语音助手。它们往往被用来回答问题。本质上,这也是一种改变了介质的搜索,从输入文本改为输入声音,从输出结果列表改为语音播报单条内容。

过往人们依赖百度、谷歌搜索天气、新闻等日常信息,如今这成了语音助手们的常见工作——在这些只需要一个结果问题上,用语音助手比搜索引擎方便多了。

在2016年《互联网趋势》报告中,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尔预言:“语音是最有效的输入形式”,并指出2013年至2015年间,美国智能手机用户使用语音助手的比例从30%上升到65%。另外,2016年谷歌的语音搜索量相比2008年增长了35倍。[2]

在语音助手概念中诞生的智能音箱,也在挑战搜索引擎的权威。

研究机构Voicebot.ai在2018年发布的研究中提到,有79.1%的用户有每个月使用智能音箱的习惯,其中又包括占整体45.5%的用户已经在“日常使用”。[3]连李彦宏也在2019年公开承认:“以智能音箱为代表的智能家居,可以说是AI时代搜索的新入口。”[4]

图源丨voicebot.ai

尽管语音助手能承载搜索引擎的很多工作,但它难以承载搜索引擎的商业模式——广告位?竞价排名?为公司其他服务引流?都很难。

目前,一些智能音箱中已经加入了语音播报广告。但比起传统搜索引擎的广告位,语音广告也有着显而易见的问题:感知用户在周围时才播报广告,这有侵犯用户隐私的嫌疑;大声播报的广告难以跳过,存在感过强的广告也在侵犯用户的个人空间。

除了语音搜索,应用程序生态也是搜索引擎的敌人——而且,在全球范围皆是如此。

谷歌在2019年年报中提到,除了电商和社交产品外,谷歌还面临着来自垂类产品搜索和视频平台的竞争,例如Kayak(旅行查询),LinkedIn(工作查询)、WebMD(健康查询)、Hulu(视频平台)和TikTok(抖音海外版)。[5]

这些后起之秀们不仅带走了用户,还直接压榨了传统搜索引擎的变现空间。EMarketer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搜索广告市场将增长近18%,但谷歌在其中的占比却在缩小,将从2019年的73.1%,缩水至2021年的70.5%。[6]

地球另一端的中国,垂类App对经典搜索引擎市场的入侵,来得更猛烈。这其中以一开始对移动互联网不够重视的百度为重灾区。

随着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和在本地生活、移动支付等领域的领先世界,用户基数足够大的垂类App发生了“轻”到“重”的转型,成为中国独有的超级App。根据QuestMobile的2018年半年报告,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核心流量被牢牢占据在微信、淘宝等几个“超级入口”手中。[7]

这些占据了手机用户心智的超级App,极大地挤压了百度搜索的生存空间——市场教育已经完成,消费者们已经对找什么信息该用什么App了然于心。

CNNIC的《2019年中国网民搜索引擎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在查找餐饮、娱乐服务等方面,搜索引擎的使用率已经不足40%,毋庸置疑,美团点评等超级App抱团抢走了原本搜索引擎的工作。

在购物、下载软件与娱乐等方面,也有近半数用户不需要搜索引擎;更严重的是,哪怕是专业知识、工作学习,也开始有用户放弃搜索引擎——在这些领域,知识社区、付费课程等,垂类App的作用不能忽视。

图源丨CNNIC[8]


经典搜索引擎的优势一直在于搜索结果的包罗万象,但是当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App取代了网站,产品运营的关键从“流量”转变为“留存”时,搜索引擎所带来的流量远不如封闭内容带来的用户粘性令人心动,超级App开始建立自己的内容护城河,希望用“独家”的内容把用户圈在App内。

这在日常生活也有体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微博和微信搜索新闻,在携程和美团搜索景点和餐厅攻略,在淘宝和小红书上搜索产品,连百度花费14年时间、集全民生产力完善的“百度百科”,也被知乎抢走了饭碗。

在应用程序与语音助手的同时挤压下,传统搜索框显出颓势。同时,作为经典搜索引擎主要入口的浏览器,都在逐渐被用户抛弃。极光大数据的统计显示,2018下半年到2019年上半年,中国移动网民日均使用App中,浏览器的占比一路下跌,从2018年Q3的4.1%进一步下滑到了3.4%。[9]

多重“打击”之下,经典搜索厂商的日子显然并不好过。谷歌财报显示,2019年全年Google广告营收增长率迎来近五年的首次降低,对于谷歌来说,这显然是一个危险的信号。百度的“在线营销服务”营收,也在2019年财报中出现了近十年内的首次降低。

全球范围内,日活超过12亿的微信、4亿的抖音、5亿的淘宝已经屏蔽了搜索引擎的抓取。倘若之后海外的1.26亿日活的Twitter、4亿日活的Amazon和16亿日活的Facebook也把自己封闭起来,那经典搜索引擎上能搜到的内容还剩下多少?彼时,留给经典搜索的市场,又还能有几何?

救赎和转型

面对超级App们的“内容圈地”,一场属于经典搜索引擎的救亡图存运动开始了。

首先是引流——如果不能打败恶龙,那就加入它。

2016年5月的I/O大会上,搭载Google Assistant语音助手的智能家居设备Google Home发布,剑指亚马逊Echo。2017年年底,市场份额已经几乎能跟亚马逊打成平手。

无独有偶,2018年百度发布智能音箱小度在家,凭借在“AI+搜索”领域的深耕,短短一年时间反超阿里,国内市场份额高居榜首,如今与小米的小爱同学、阿里的天猫精灵三分天下。[10]

各品牌智能音箱竞争格局 | 来源:中信证券

智能音箱只是经典搜索引擎诸多涅槃计划中,最近脱颖而出的一个。搜索引擎们正在寻找每一个用户需要获取信息的入口。百度有浏览器、谷歌有安卓和Chrome、搜狗用输入法,都是搜索业务谋求破局的方式——可这远远不够。

作为“内容的搬运工”,搜索巨头们如不能摆脱对外部产品矩阵和信息流的依赖,搜索的未来就还是一潭死水。

李彦宏在2017年2月的一次内部演讲中提到:“怎么利用百度的平台让内容回来、让我们的用户能够方便获取,完成我们让人们最便捷平等地获取信息找到所求的使命。”[11]然而,什么样的内容才可能和日益集成化、封闭化的超级App们一较高下呢?

经典搜索引擎厂商们再一次加入了敌人,把自己变成了超级App——

2016年9月和2018年7月,百家号和百度智能小程序相继上线。前者对阵的是自微信公众平台始群雄竟起的自媒体平台们;后者则对标方兴未艾的微信小程序。

与微信去中心化的口号不同,百度更多地学习了超级App们中心化的策略,以发挥百度联盟的优势。另一方面,百家号也在向短视频积极靠拢——据信,及至2020年6月,百家号视频内容产量已达图文内容的2.4倍。[12]

另一方面,百度也在试着用百家号孕育出的内容“抢救”搜索框。至于结果,除了带来了更多的“信息污染”,和进一步分流了原本Web站长们的广告收入外,毫无作用。

在地球另一端,Google也在探索以Google Map为核心,布局自己的内容生态:2018年5月,Google Map更新了“Explore”标签页,开始用个性化算法推荐本地内容,并推出“喜好匹配度”(You Match)功能推测用户习惯。

很快,Google Maps下就整合了酒店预订、实时活动、列车延误通知、航班查询等功能;Uber、共享滑板车Lime、外送平台DoorDash,还有数十家订餐平台也相继入驻。[13]

除了超级App化的Google Map,Google也在关心内容的生产。不久前,Google发起了一项“新闻紧急资助基金”计划,旨在为全球数以千计的中小型地方新闻媒体提供紧急资助。[14]

这笔投资不是资助那么简单,背后显然还有更深远的谋划。已有接下这笔钱的新闻编辑室表示,计划利用Google的资助将业务迁移到新的线上平台,并投资音频、视频、数据生产工具以覆盖更多受众[14]——至于哪家平台、谁的工具,不言自明。

搜索还没死

小度钻进智能音箱;Google Map在成为下一个超级App的路上。一代搜索巨头们都有光明的未来——尽管那些人们熟悉的经典搜索引擎越来越少人问津。

尽管大势已定,但这两年,搜索领域依然有微澜:2019年,头条推出了号称“新一代搜索引擎”的头条搜索;2020年,腾讯收购搜狗……这些动作无疑都将经典搜索引擎短暂地带回了公众视野。然而,无论是“信息流+搜索”,还是竞价营销,处在内容生态的高墙深院内,那个小小的方框似乎也不再盛得下太多新意。

2019年1月,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助理教授方可成的一篇《搜索引擎百度已死》[15]引发热议。这是一篇时代对时代的檄文——日趋保守、各自为战的生态搜索,是否意味着经典搜索引擎时代互联精神的封闭和没落?这样的生态搜索,未来又将如何呢?

唯一可以确信的是,搜索本身不会死去。在远离平衡态的人类世界,藉由知识的分类筛选得来的有序信息,构成了一种永恒的需要。在生态搜索之前,是搜索框;在搜索框之前,是门户、黄页;再之前,在互联网尚未诞生的年代里,是图书馆时代的知识分类体系,是林奈的生物分类系统,是亚里士多德的“属+种差”……

有人的地方,搜索就在那里。


    >>频道首页  >>网站首页   >>纠错  >>投诉
版权声明:CIO之家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CIO之家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相关阅读

  • 分拆后的IBM能成功吗

  • 360没有内容

  • 109岁的IBM将分拆为两家公司
也许感兴趣的
我们推荐的
最新资讯
看看其它的
作者其它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