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IT科技
在教育市场缠斗的谷歌与苹果
我堂堂一个熊猫  脑极体  2019-11-4 7:57:00 业界  编辑:means   图片来源:网络
谷歌打造出了包含教学管理、线上作业等满足教育需求的OSChromebook.苹果也提出了对教育市场的重点关注,除了推出一系列软件支持外,还特地推出了针对学校的iPad优惠价格。

当中国家长还在纠结如何让孩子远离iPad时,苹果与谷歌已经在教育市场中打得风声四起了。

或许提起笔记本电脑或平板电脑,大多数人的反应还是它们属于成年人的办公娱乐或学习。实际上在日渐颓靡的PC市场中,教育领域的需求一直非常旺盛。据研究机构FutureSource的数据显示,单是美国K12教育硬件市场,每年的市场规模就高达180亿美元。

针对这一市场的需求,谷歌打造出了包含教学管理、线上作业等满足教育需求的OSChromebook,戴尔、弘基等厂商都推出了相关产品。就在不久前,谷歌自己也推出了Chromebook产品PixelGo。而在2018年的春季发布会上,苹果也提出了对教育市场的重点关注,除了推出一系列软件支持外,还特地推出了针对学校的iPad优惠价格。

对于苹果与谷歌来说,教育市场究竟有哪些诱人之处?两者的打法又有何不同?

为什么学校是硬件市场最好的客户?

在2018年过去一年中,全球市场卖出了一千五百万台搭载Chromebook的笔记本电脑,而其中大部分的购买者都来自于学校。这在PC市场已经是非常突出的成绩了。

如果将“学校”看做一个客户,我们会发现这是一位“绝好的客户”。

首先学校属于B端客户,采购量非常大,就算只是给每个老师配备笔记本电脑,也是动辄几十台的销售数量。尤其教育场景的需求相对集中,只需要简单的线上课程系统管理、数字作业、视频播放等功能,更多强调的是产品是否拥有强大的耐磨损能力,能够让一波又一波学生经手使用。

以及其续航能力,能否支持全日制学习的使用。这种简单而封闭的需求,也让PC制造商可以尽可能的压低成本。像戴尔等厂商推出的Chromebook产品,售价基本都在250美元左右,能够降低学校所付出的成本。

image.png

同时从Chromebook的模式来看,笔记本产品服务的最终目的,是促进教育的数字化,让学生学习使用电脑、在电脑上完成作业、让教师在电脑上安排教学任务等。也就是说,厂商向学校出售的不仅仅是硬件,更多的是软件和技术解决方案,甚至云端存储资源等。

可见对于科技厂商来说,向学校出售硬件产品,不仅仅能够获得硬件收益,还可以出售软件产品,为自己的产品生态收揽更多用户,从小培养自身产品的使用习惯。这等好事,何乐而不为?

不仅如此,教育无纸化的进程还一直在推进,结合AI、编程等类目不断进入教育计划,学校对于硬件产品、教学软件以及云存储空间的需求只会不断扩大。

折戟教育市场的苹果

这时我们回顾苹果在2018年推出的一系列政策,可以发现苹果意指的并非教育市场的当下阶段。

教育市场的当下阶段是什么?大概是你我都熟悉的,学生们提交文档、ppt作业,老师线上进行考试或成绩管理。简单来说,当前数字教育的能力范围是稍稍落后于人机交互的能力范围的,人机交互正在从触摸时代走向图像交互甚至声音交互,但数字教育仍然只是将纸张上的内容搬的屏幕上,让学生和老师利用键盘鼠标替代纸笔。

这时苹果则展示出了一种全新的数字教育模式,除了常规用来课程管理的ClassKit、用来学习管理的SchoolWork和GoogleDoc类似的iWork以外,还格外强调了触控笔带来的创造力,以及AR技术对于教育的支持。例如学生们可以用Applepencil“解剖”动物,摄像头扫描物品可以出现相关解析,AR技术帮助配合教师讲解展示几何体等。

image.png

值得肯定的是,苹果所展示出的确实是我们想象中的未来教育,除了纸笔之外,更多教学材料的数字化让学生更直观地理解教学内容,教师们也可以在云端平台中获得更高效的交流。

如此具有未来感的教育解决方案,相信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都是究竟能不能落地?10月数据显示,iPad连续十二个季度的销量下滑或许回答了这一问题。

苹果在教育市场的挫败原因是显而易见的,苹果所展示出来的未来教育方案虽然诱人,但一定要在学生和教师普遍使用的前提下才能实行,而教育往往顾及公平性,iPad学生版即使把价格降低到了299美元,相比Chromebook的价格优势并不大。而且299美元的价格只针对学生,这意味着教师们至少要购置一台iPad甚至Mac才能支持自己的教学工作。

在一些海外媒体的评论区中也能看到用户的真实反映,除了认为成本高昂,家长和教师难以负担以外,也有人提出Google的学校管理系统相对完善,但在苹果生态上应用Google产品太过困难。

作为教育数字化底线的Chromebook

虽然苹果在教育领域的开垦非常艰难,在美国K12教育市场的份额已经接近60%的Chromebook也不好过。

在谷歌开拓的两个OS中,相比如火如荼的Android,应用于PC领域的Chromebook可以说是出了美国教育领域就被苹果和微软疯狂吊打。就拿中国来说,从小初高校的计算机机房,还是教师应用的电脑,一律都是微软或苹果系统。

这就让Chromebook给市场中留下了一种“低成本上网本”必备的印象,在教育场景中,也被用来满足最基础的需求,例如教师录入成绩、学生完成简单的数字问卷等。这在教育技术晋升的大趋势之下,是并不乐观的。苹果所展示出的有关创造力的一切,与Chromebook无关,可微软却够得上边。

image.png

除了软件生态发展受限之外,戴尔、宏基等PC厂商也苦于Chromebook产品无法高端化,只能在企业端寻找机会。这次谷歌推出的售价高达649美元的高端机型PixelGo,是在尝试拓展更丰富的教育功能,也是在为其他厂商的高端化打样。

毕竟在教育数字化的发展趋势下,丰富的应用一定是重要的支撑能力。想要让博物馆加入数字教育,就需要有开发者开发相关应用;想要让学生在平板式解剖青蛙与老鼠,也需要开发者搭建起相关内容。而OS生态中如果没有足够的用户,是很难争取到开发者的支持的。

结束语

苹果与谷歌,一个想截胡未来,另一个却想巩固当下的优势。可见在科技世界,从来没有哪一种成功是绝对安全的。

更值得注意的是,教育不仅仅意味着学生与教师之间的信息传递,也意味着一个庞大的场景——全球数亿学生每天都要耗费八个小时在学校中。大到整个学校场景的云端建设,小到一个教师里多媒体设备与灯光空调的IoT组合,都会最终输入到一个终端之中。

这时原本服务于师生的iPad或Chromebook,如果能“顺带”承担这一工作,相信会给各自阵营带来巨大的红利。或许这才是教育战场之上,最重要的战役。


    >>频道首页  >>网站首页   >>纠错  >>投诉
版权声明:CIO之家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CIO之家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相关阅读

  • 从风口到倒闭潮,共享汽车只花了2年

  • 互联网造车生死局

  • IDC:全球可穿戴设备三季度出货量同比接近翻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