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企业
从1到100,阿里巴巴全球化故事
韩小沁  界面  2019-9-10 15:26:00 阿里  编辑:背梦人   图片来源:网络
阿里巴巴走出中国,不是全球化阿里巴巴的业务,是在全球化电商基础设施。

几年前,河南小伙二一去到云南的深处,和当地贫穷人家的小孩同吃同住。每到茶余饭后,孩子们就安静围坐在他身边,津津有味地听来自大山外的故事。

“那边很多小孩子没有出过远门,就(一直)在大山里面。”他说,“我也是从农村出来的,我能理解这种小孩对外面世界的向往。”

这种近乎命运重叠的共情,一股脑扎进了二一的心底。于是从他在尼泊尔看到那些孤儿的第一眼起,想要资助他们的想法就被唤醒了。尽管那时,他还在为一家三口下个月的生活费发愁。

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人生即将被一个叫做淘宝全球购的项目改写,梦想也将随之实现。

同他一样,伴随着阿里巴巴的全球化脚步,许多有关个人实现、家庭重生和地区繁荣的故事,就这样发生了。

1

2017年8月14日,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命运的低谷终于决定对二一放手。

这一天,时针即将指到下午两点,他急忙坐直点开钉钉,守在淘宝全球购买手的群组界面——再过一会儿,每半个月公布一次的直播浮现权名单就会在这里出现。今天起床后,他就没再给自己安排重要的事情,在知道结果前他没法太专注。

妻子干完手里的活,把不到一岁的儿子抱到床上,也急忙登录手机淘宝直播后台一起等着更新。

上一次生意失败后,二一在2017年年初举家搬到尼泊尔谋生。淘宝全球购当时在尼泊尔只有三四位卖家,二一不太懂互联网的门道,但他冥冥之中相信这是一个机会,很快养起一个专卖当地特色手工艺制品的直播号。

找商品、征求老板同意、蹲在店里直播五小时,他和妻子日复一日地起早贪黑。但四个月过去,他们只勉强卖出过一条纯羊毛披肩。

日子实在是难熬。前些天老家的亲戚来探望,二一不得不请人吃饭喝酒。在当地,一瓶啤酒近30块,他只好点一瓶同样价格的白酒。场面好歹是撑了下来,代价却是身上仅剩的一千块被花去了一大半。

他们太需要浮现权来获得首页的大批流量。只有商品被不断卖出,这个家才能从经济意义上重新好起来——这也是平台对认真经营买卖的人的嘉奖。

以往发布名单的时候,店铺的销量、粉丝量以及直播观看量,都还未达到平台要求。这是达标之后二一第一次守候名单,他势在必得却又紧张异常。

名单发布后二一快速浏览一遍,并没有发现自家店铺的名称。“是不是应该查ID?”坐在电脑前的妻子觉得不对劲,赶紧输入一连串数字。随着回车键的敲击动作落下,一模一样的字符串出现在表格中——他们终于拿到了!

在这之后,做全球购买手这件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二一清晰记得拿到浮现权后直播的第一天,观看量就有4990人,一下子进账了五千多块。第二天第三天观看量还在增长,到第四天交易额已经逼近两万了。不到三个月,二一就把前期成本悉数赚回。一家人后续从小房子搬进了更宽敞的三室一厅。

更令他开心的是,自己所做的事也在给当地人带来好处。许多尼泊尔妇女出售手工羊毛制品贴补家用,这些围巾、披肩格外受欢迎,最火的时候每天能卖两三百件。一位从2017年就开始给二一供货的银饰店老板,也已经从他这里拿到超过一百万人民币的订单。

到如今,二一还去到了泰国、印度、马来西亚等国家引进当地特产,夫妻二人的小作坊也扩大成六人的小团队,真正做到了店铺名——“二一在全球”。这家店铺如今的观看量仍然保持在5000人上下。

2007年“足不出户,淘遍全球”的淘宝全球购正式上线,后在2016年启动全球购买手业务,目前在全球拥有超2万名买手,覆盖超过70个国家和地区。

据淘宝全球购数据显示,两年的时间里,常驻尼泊尔的买手数量已经增加到了200位,月成交超过700万。这当中,就有二一知无不言帮忙提点的好几位。

2

事实上,那些被阿里巴巴全球化惠及的外国友人们也对此感受颇深。

位于非洲中部赤道南部的卢旺达,曾被联合国认定为经济最不发达的国家。这里的经济以农业为主,从事农牧业的人口占总人口超过90%。

咖啡种植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分支,作为支柱产业,咖啡占当地出口贸易额的70%以上。这项产业的背后,是超过45万个咖啡农的个人与家庭的生计。

2018年,阿里巴巴通过eWTP(世界电子贸易平台)合作项目把它大力推往中国。

30岁的Benjamin Nkurunziza生活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是一名咖啡品牌销售与市场经理。他服务的Gorilla’s Coffee是2018年7月首批登陆天猫进口直营的卢旺达咖啡品牌,其背后的卢旺达农民咖啡公司(RFCC)和4000多名咖啡种植农有合作关系。

Benjamin回忆道,这家公司在多年以前就萌生过与阿里巴巴合作的想法,但碍于当时中国电商环境的复杂,也只停留在想法阶段。“(所以)后来阿里巴巴的代表团过来的时候,我们非常高兴,感觉终于有人来和我们一起想办法了。”他说。

进入合作的准备期后,Benjamin最主要的任务是完成天猫供应商的一系列注册程序,但看似简单的工作却有接踵而至的麻烦。许多注册文件卢旺达本地并无法提供,一些系统设置他也不太明白。

“所以我一直和阿里巴巴的对接人联系,请求对方给与帮助,对方也一直在帮我们扫清了障碍。”直到产品在天猫首发之前,Benjamin都保持着每天早上四点起床的作息,和中国的工作人员沟通报批等事务的进展。

于是不到半个月时间,Gorilla’s Coffee就在天猫上完成了第一笔订单的交付,第一批运到的货物也在一天之内售罄。

2018年10月18日,阿里巴巴“聚划算”平台“汇聚全球”项目上线了来自卢旺达的咖啡,希望人们用购买来支持这些非洲国家。据报道,活动仅一天就达成卢旺达咖啡品类过去一年在天猫上的成交量。

 “就在今天上午,我又接到一个订单,让我们交付900包咖啡。”

除此之外,Benjamin似乎还感受到一些超越业务层面的影响。最明显的改变是,他们的品牌在中国有了知名度。

“一些来卢旺达的中国人也会提到,他们认识Gorilla’s Coffee。很多中国人甚至会来参观我们的工厂,并购买我们的咖啡作为纪念品。中国驻卢旺达使馆的官员也到我们公司参观。”Benjamin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上周五,一个驻在卢旺达的中国企业从我们公司直接采购了600包咖啡。这在以前是完全没有的。”

3

距离1999年阿里巴巴在杭州湖畔花园诞生,已经过去二十个年头。

这二十年间,还有无数的“二一”和“Benjamin”的故事真实存在过:专门向俄罗斯贩售手机壳的商人陈鹏,因为菜鸟开通的中俄超级经济专线可以跨境运送10块钱的订单,避免了一个月十几万元的亏损;不懂中文也不会用智能手机的泰国奶奶,因为挂上了支付宝的二维码,成了当地最时髦的“无现金商家”;阿里巴巴商学院学员28岁的尼日利亚姑娘杰西卡·埃努那,创立了尼日利亚第一家快时尚购物平台,想让非洲年轻女孩买得起时尚好货的她,在今年年初登上了福布斯非洲版的封面……

阿里巴巴从B2B起家,进而攻占C2C市场,从信息匹配一路做到产品交易和结算支付,至今已经渗透到餐饮、娱乐、旅游、健康、医疗、金融等个人生活所能涉及的方方面面。

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敲钟的不是万众期待的马云,而是8个陌生面孔——网店店主、快递员、用户、电商服务商,还有网络模特和一位外国人。

马云当时的解释是:“这些都是我们的客户,我们阿里巴巴努力了十五年,为的不是我们站到台上去,而是为了让他们站在那里。因为我们相信,只有他们成功了,我们才有可能成功。”

这些真实存在的普通人的希冀,根植在企业的价值观中。阿里巴巴用互联网技术,使全球化的参与者逐渐由发达国家和大型跨国企业为主,过渡为发展中国家、中小企业,甚至每一个普通人。再经由他们的手,散播到更多寻常人家。

用马云的话说:“阿里巴巴走出中国,不是全球化阿里巴巴的业务,是在全球化电商基础设施。”

故事回到2017年夏天,尼泊尔加德满都。

生意做起来之后,二一加入了一个当地的慈善基金会,和许多人一起资助着47个或被遗弃或因地震失去双亲的孤儿。这些孩子中最大的十二三岁,最小的只有两岁。

一天,二一照常带着食物和衣服去看望孩子们,同他们聊天——他喜欢问他们关于未来的想法。

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用稚嫩的童声回答道:“我以后要踢足球,要像C罗、梅西一样。”

“为什么?”

“我想更多人了解我,了解尼泊尔。”

如果不是成为全球购买手,二一想象自己也许正在国内的某个餐厅打工,也就没有机会在此时此刻,听到这样一个让他足够动容的小小梦想了。


    >>频道首页  >>网站首页   >>纠错  >>投诉
版权声明:CIO之家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CIO之家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相关阅读

  • 10年知乎为何依旧“赚钱难

  • 腾讯打破温室

  • 亚马逊:从“Day 1”到“Day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