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企业
惊世赌局之后:联想AI这两年
脑极体  36氪  2019-3-14 15:11:00 联想  编辑:Randolph   图片来源:网络
人们对联想AI转型的第一印象,大多都来自2017年年中CEO杨元庆在联想全球创新科技大会采访时提到的:“赌上身家性命进入AI领域。”如今已经过去将近两年,我们不妨来看看,联想AI究竟有哪些进展

有时候科技圈的巨头们就像比弗利山庄的名媛,一个干了点什么剩下的就要立刻跟风,否则就会在晚宴party上成为笑柄。至于新的潮流是否真的适合自己,恐怕还要排在后一位。

就比如在这两年的AI风潮上,从海外的微软、谷歌、FB,到国内的BAT,无一不扛起大旗冲锋陷阵。

可AI究竟是一种旧貌换新颜的普遍性改变,还是一种不具有普适性的新“风格”,恐怕还有待进一步的观察。

在巨头vsAI的风潮中,就有很多企业的AI之路是没那么顺遂的,其中联想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人们对联想AI转型的第一印象,大多都来自2017年年中CEO杨元庆在联想全球创新科技大会采访时提到的:“赌上身家性命进入AI领域。”

如今已经过去将近两年,我们不妨来看看,联想AI究竟有哪些进展?

2017年的满手好牌

很多人认为联想AI的开始来自杨元庆在2017年的表态,实际上联想在AI上的布局要更早。在2016年年底,原来就任于微软亚洲研究院的芮勇博士入职联想就任CTO,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

微软亚洲研究院一直有AI界的“黄埔军校”之称,李开复、张亚勤、王海峰等等出现在中国AI产业上的一连串名字,都来自于微软亚洲研究院。

芮勇博士加入联想研究院不仅仅是一个信号,也集成了联想转型AI的很多条件。

其实和很多巨头一样,联想转型AI是拥有很多先天优势的。例如作为系统厂商,联想有强大的算力支撑。而作为PC厂商和曾经的手机厂商,联想在数据资源上应该也并不匮乏。

加之在2017年,杨元庆曾经表示过,将在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领域投入12万美元的资金。可以说联想虽然没有做软件的BAT有那么充足的数据资源和技术试验场景,但相比其他硬件或传统企业也绰绰有余。

何况芮勇博士的加入,意味着联想有机会将重量级的人才链纳入囊中。在联想就职期间,芮勇博士还成了国际计算机学会ACM的Fellow,可见其在AI学术界的影响力并没有改变。媒体称,芮勇博士在加入联想后,为联想研究院聚拢了超过100位的人工智能专家队伍。

人才、算力、资本,拥有这三张牌的联想,本来应该是供给AI生长的沃土。那么联想从2016年年底至今,在AI方面都有哪些成就呢?

慌慌张张,匆匆忙忙:联想AI的两年时光

和很多巨头一样,联想在AI方面属于“多管齐下”,我们可以以今年的CES为截止线,从技术、产品、平台三个角度来看看联想在过去两年中都做了什么。

从技术能力来看,联想在AI上并非一无所成。

在2017年,联想研究院人工智能实验室的针对医疗项目的计算机视觉团队E-health参加了全球肝脏肿瘤分割识别全球大赛,拿到了全球第一名。第二年,同样是E-health团队推出的智能医疗图像辅助诊断系统获得了中国计算机学会“科学技术奖科技进步优秀奖”。

相比很多大厂来说,这已经能称得上是不错的成就。

从产品而言,联想也推出了属于自己的硬件。

除了比较常见的智能音箱之外,联想还将SLAM技术与计算机视觉技术应用到AR之中,在2017年的TechWorld上,联想研究院展示了自己所研发的晨星AR(daystAR) 眼镜原型。同样在2017年,联想和星球大战IP合作推出了AR沉浸体验设备联想Mirage。这一点在如今看来,是很多厂商仍然没有做到的。

至于平台,联想最知名的作品应该是企业级人工智能平台LeapAI。

和大多数面向企业的人工智能平台一样,LeapAI通过云端向企业提供人工智能的数据处理、算法模型的开发供给、算力资源管理和应用服务,帮助企业以更低的成本实现人工智能转型。

乍一看,联想似乎准备充足,布局全面。那么为什么至今还没有听到太多声响呢?

其中原因或许在于,联想看似充足全面的布局,却又处处存有短处。

从单纯的技术角度来看,联想选择了医疗影像这个很容易做出成就,却又应用面较狭隘的领域。对于医疗影像,尤其是联想所做的肝脏肿瘤分割识别来说,本身存有大量的研究空间,每一种疾病的影响图像,都可以通过海量标注数据辅以大量算力来得出结果。然而这种模型又不具有通用性,除了用来得奖以外,在短期内很难预见到其他效用。

至于产品,甚至成为了联想最大的短板。

作为一家硬件公司,联想在AI产品上几乎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只有智能音箱这一项。可在智能音箱上,即使抛开技术不提,光从价格上联想也没有狠下心来与天猫精灵、小度甚至小米智能音箱去竞争。至于AR眼镜则整体都处于并不成熟的状态,联想Mirage与光剑搭配,几乎可以说是一件粉丝向的作品。总之没有出货量,一切AI硬件上的尝试都没有意义。

至于平台,则是最谜的一点。

传说中的LeapAI,竟然在发布之后就再没有任何声响,用事实诠释了“出道既高光”五个字。

于是,就在联想这里尝试尝试,那里趟趟水的时候,两年时间不声不响地过去了。在这两年中百度和阿里合力将智能音箱的价格线压到了百元以下;BAT和传统IT供应商在智能城市上遍地开花;自动驾驶走向舞台中央又逐渐失去关注;谷歌的BERT模型改变了NLP后又被OpenAI的GTP2.0超越……

总之一切一切的故事中,联想都不曾拥有姓名。

梦境里外:从5G+AIot到谷歌的智能闹钟

如果为中国科技企业编纂一部红楼梦,联想再怎么样也得被列入“又副册”之中。如今在AI转型上表现,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不过当进入了2019年,联想在人工智能上有两个非常显著的变化。

image.png

第一个,是在CES上展示了和谷歌合作的硬件。

今年的CES上,联想展示了两件搭载了谷歌助手的硬件。一个是类似于平板的Smart Display,另一个是智能闹钟。我们曾经探讨过这类产品,对于谷歌来说,这类产品只家庭AIoT的重要连接助手,以多种产品类型来实现语音交互入口的广泛覆盖。

image.png

第二个,是在刚刚过去的MWC上提出了AI+5G的概念。

MWC上联想给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主题: “AI giveme5”,从文案来说简直可以打个满分。其内容则是AI+Iot的产品发布会,发布了AI+CMP(连接管理)、AI+UEM(设备管理)、AI+IIoT(工业物联网)和AI+IoV(车联网)四部分产品,将目光集中在了B端市场。而在联想所展示出的智能工业物联网、智能车联网等等解决方案中,几乎都是直接指向5G的未来——换句话说,是在5G投入应用之后的解决方案。

这两点改变,其实正印证了联想对于AI转型的“现实”和“幻想”。

在“幻想”中,AI背后还会有更多新技术接踵而至,比如5G、比如超算甚至未来的量子计算。这些新技术或许多多少少也和联想以前所做的沾一点边儿。或许在这些新技术和AI不断融合的过程中,对不断消磨掉目前科技企业已然形成的AI先发优势,将起跑线拉的更加平缓,给联想这样的企业更多机会。

但“现实”是,联想距离AI最近的一次,也只有作为硬件制造者和谷歌助手合作,帮助对方占据语音交互入口。而联想能够与谷歌合作的原因,相信除了自己拥有完善的硬件供应链之外,也是因为联想本身在AI硬件上完全不会构成和谷歌的竞争关系,可以成为一位非常的妥帖的合作伙伴。

这种场面可以说是“曾经幻想仗剑AI走天涯,却因帮谷歌做硬件而放弃计划”。实际上最近几个季度联想财务数据的回暖,同样被归结为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业务利润率得到稳健增长以及移动业务的产品组合得到改善。说白了就是PC卖的好以及割舍掉了手机业务,和AI关系甚微。

可当华为、荣耀、小米等等企业也开始陆续进入PC市场之后,联想还能有底气再进入下一轮技术革新的竞争吗?

从黑长直到大波浪,不是所有的比弗利的名媛们都适应所有的新风尚,不是所有的比弗利名媛们都永远美丽。

可比弗利山庄永远崇尚美丽,比弗利山庄也拥有不缺新鲜血液。


    >>频道首页  >>网站首页   >>纠错  >>投诉
版权声明:CIO之家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CIO之家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相关阅读

  • 罗永浩求生这一年

  • 58同城的中年危机

  • 阿里与腾讯的“关键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