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步步高系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手机制造集团。通过交叉持股、员工持股、互做高管等方式,步步高系坐拥OPPO、vivo、OnePlus、realme等品牌,综合市场占有率(叠加)早已是全国第一.
  • 字节跳动正从自身的流量池出发向外扩张游戏业务。流量是字节跳动的最大优势,而如何在流量之上叠加平台的算法逻辑和游戏研发能力,将会关乎公司游戏战略的成败。
  • 字节跳动在竞技类手游上的脚步越来越近了。对于一心想要做游戏的字节跳动而言,竞技类游戏才是它想要做游戏的最根本所在。
  • 低频的工具化现实,被繁荣忘乎的产业本质?疫情能否盘活在线医疗?目前来看业内似乎存在两种不同的态度。
  • 相较于计划本身,外界对于“马里亚纳”这一命名的兴趣并不亚于前者。以目前人类已知海洋最深处“马里亚纳海沟”命名,至少表明OPPO并没有低估“造芯”这件事的难度。
  • 随着春节后企业复工复产的有序展开,远程协同办公需求迎来爆发式增长,钉钉、企业微信在2月3日复工第一天就经历了宕机的尴尬,也不失为一种“幸福的烦恼”。
  • 10年前留给马化腾的窗口期还有3个月,10年后可能只剩下了3天。
  • 港股和A股的远程办公、在线视频会议等上市公司平均涨幅超过40%,同时不少媒体和风投圈大佬开始预测疫情会给SAAS行业带来深远的影响
  • “性价比”一直是制约小米手机的魔咒,而小米的“高端化”问题其实很早就被行业意识到,相信也早就在小米公司内部进行过充分讨论,冲击高端市场是小米在商业和战略上的一条必经之路。
  • 无论是远程办公,还是线上自救,企业都成了主角。摆在互联网巨头面前的难题,终于从“怎么让消费者使用我的产品”,变成了“怎么让企业使用我的产品”。
  • 不过因此去嘲讽俞敏洪出尔反尔并不公平,毕竟时过境迁,短短六年,在线教育已经上演多次兴衰更替,即便是最资深的行业大佬,也很难摸清它的脉搏。
  • 在字节跳动推进各种工作的过程中,有一个点非常重要:信息环境。如果信息环境提供的信息是杂乱无章、虚假扭曲、滞后无用的,决策者做出的决定很可能出现很多错误,没能及时处理问题。